服务热线:15804117911

拿婴儿当小白鼠做艾滋实验,中国科学家赢了臭名昭著的世界第一!

“真不知道内心要有多邪恶,才能做出这种所谓的科学创新!”

昨天在中国发生了一起震惊全世界的事情,贺建奎教授利用基因剪辑技术,让一对免疫艾滋病婴儿“露露”、“娜娜”在中国降生。

这个消息发布后,引起一片哗然,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禁不住开始吹捧:

“我们再一次领先世界,走在了世界的前端!”

在大家盲目沉浸在优越感中时,中国122位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基因编辑行为。

这根本不是技术上的突破,这是道德伦理上的突破,是道德伦理上的又一次堕落。

也许贺建奎是富有才华的科学家,但人性这东西显然他是没有的。

他之所以能拿到这个世界第一,仅仅是因为别的科学家心中都坚守着做人的底线,而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底线!

想必会有很多人感到费解:所有的医学都是在实验中诞生的,况且如果真的可以免疫疾病,是再好不过的突破,为什么会遭到各方的谴责呢?

七叔在这里向大家科普一下,在《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里有明确规定:

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

也就是说所有的科学实验只允许在不满14天的胚胎上进行,因为这时候的胚胎尚不具备人的特征,不涉及伦理问题。

而贺建奎所进行的实验目标,是两个活生生的婴儿,可以发育成人的。

所以说这种严重违反科学研究伦理的行为,到底是人类科学实验的新高度,还是说只是一种满足一己私欲的扭曲行为。

为什么贺建奎要进行这个实验?根据他的解释,他是要帮助携带艾滋病病毒的夫妻生出健康的婴儿。

但事实上,携带艾滋病病毒的夫妻要生出健康的婴儿,早已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如果男方有艾滋病,筛选出健康的精子就可以;如果是女方有艾滋,用药物进行阻断就几乎不会让婴儿被病毒感染。

更何况很多科学家都站出来“打脸”,贺建奎只告诉我们这两个孩子可以天生免疫艾滋病,但实际上艾滋病病毒分两个亚型:CCR5和XR4。

也就是说他只是更改了CCR5基因,只能免疫这类病毒的感染,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免疫艾滋病。

贺建奎做这个实验到底是如何通过审查的呢?

他作为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家,这项实验却不是在学校里做的,而是在“深圳和美妇儿科”的莆田系医院进行,还取得了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

但事后截止到目前为止,南方科技大学表示贺建奎早已停薪留职,该研究未向学校报告;

深圳和美医院表示实验不是在他们医院做的,申请书有伪造的嫌疑;

伦理审查文件“签字”者表示不知情、未参会、没签字;深圳卫计委声称这个实验未报备;

此事引起国家卫健委高度重视,已经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

不论他们是在甩锅还是在推卸责任或是真的不知情,很大的可能性是贺建奎的这个实验在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私自进行了。

贺建奎作为业内人士,不可能不知道行业内的规定,更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

只是为了所谓的成果和名声,他忘记了作为一个科学家,一切行为都应该从尊重人性出发,这是底线更是必须坚守的原则。

他没有让医学向上进步,反倒是打破底线变得向下堕落。

大言不惭地说是为人类造福,实际上就是想为自己贴上救世主标签的小丑!

人类终于对自己下手了......

贺建奎所进行的基因编辑技术,虽然比较成熟,但并非不会有意外发生。

更何况他拿这对婴儿做实验,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是在拿孩子的生命做一个赌注!

你说可以保证安全,可是意外从来不是保证就能完全避免的。

万一出现任何一点差错,两个孩子的生命轻则会面对不可估测的风险,重则就是以死亡作为代价。

还记得克隆羊“多利”吗?它曾被称为最完美的动物,却只存活了6年的时间,要知道一般绵羊的寿命在12年左右。

而导致它死亡的罪魁祸首是严重的肺部感染,但这种疾病一般也是老年绵羊才会得的。

我们不希望这对婴儿出现意外,她们已经够可怜的了,但如果真的出现了意外,贺建奎能为这代价买单吗?他又有什么资本去买单?

要知道,这次实验针对的是一对双胞胎,但只有一名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另外一名婴儿虽然进行了基因编辑手术,但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露露”和“娜娜”的出生,和“多利”完全不一样,“多利”是动物,而“露露”和“娜娜”是两条鲜活的人命。

她们有意识,有自己的认知,但她们注定这辈子无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未来的每一天她们都会被监视着,科学家们会担心她们出现变故,甚至是对人类产生威胁。

在生活中她们又该如何为人处世,周围的人会不会对她们指指点点,避之不及,两个孩子会不会因自己是“试验品”而自卑。

看似她们是异于常人的天选之子,但实际上她们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辈子被困在牢笼之中无法逃脱出去,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可怜的试验品。

七叔想说:贺建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后果,你进行试验之前经过两个孩子的同意了吗?你凭什么将你的自私施加在两条无辜的生命之上?

霍金曾经预言:未来将出现被改动基因的“超级人类”,他们对疾病的抵抗力都会增强,甚至将提高智力和寿命。

同时霍金也提到他的顾虑:一旦“超级人类”普遍存在,没有改善基因的普通人将被淘汰。

法律能禁止人类编辑基因但人性根本无法抵抗诱惑!

如果人类编辑基因能够证实“超级人类”的可行性,那么有钱人就可以通过修改基因,变得更加聪明、更加强大、外表更加出彩,成为名副其实的“人上人”。

而普通人则因无力承担基因编辑的费用,被“超级人类”拉开更大的差距,逐渐沦为“低级人种”。

人类社会的公平将被打破平衡,成为优胜劣汰的斗兽场,自相残杀将会成为竞争的常态。

更让人感到恐慌的是,一旦“超级人类”被广泛应用到军队战场中,那所有人都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世界的各个角落都会成为血腥的屠宰场。

更何况被编辑的基因都是具有遗传性的,一旦大面积的繁衍,根本无法确保安全性,到时候所造成的后果是无法掌控的。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人类会因此灭绝。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大多数人都以为是才智成就了科学家,他们错了,是品格。”

在贺建奎自己的博客里,他曾写道自己在2017年2月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参加了一场关于基因编辑的闭门研讨会。

在会议上,他做了一个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的报告。

在报告里他明确提出在解决安全性问题之前,进行人类生殖目的的基因编辑是不负责任的,并且还提出五大安全性问题。

一、动物模型和细胞系

二、脱靶

三、嵌合体

四、胚胎发育

五、多代效应

最终他给出结论:

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

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结果他回国的第二个月,就向“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提出“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研究方向就是“基因编辑”。

打脸的迅速程度让人瞠目结舌,七叔不禁感叹这比中国国粹“变脸”还要快。

一边义正言辞地指出基因编辑是不安全的,违反科学规定和伦理道德的行为,一边自己又掩人耳目地做着偷鸡摸狗之事。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在大家对待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依然充满争议时,转基因人类却出现在了这个世界,实在让人感到可笑。

也许“基因编辑”可行的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人类还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正因为没有做好准备,就更应该保持清醒和理智。

科学要有所为更要有所不为,不为私利是作为科学家最基本的道德底线,这个世界上不需要视道德伦理于不顾的“科学魔头”。

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

善用科学可以造福人类;滥用科学,则使人走向不可预估的未来。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人类就真的离美丽新世界不远了。

七叔不希望看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人类将被没有底线的自己所毁灭!

澳门永利下载送38,竞彩篮球购买-彩色篮球场-即时比分版权所有